1623天 博客通用头像 Edwiin

本人熟练掌握linux,windows的开关机,擅长nfs,samba,ftp,dhcp,bind,apache,mail等各项服务的安装与卸载,精通shell,mysql,iptables,selinux等单词的拼写,了解虚拟化,存储,集群等相关汉字的书写。

在这款宇宙星战游戏里,我看到了复杂的人性

发布于 3个月前 / 37 次围观 / 0 条评论 / 新闻其他 / Edwiin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5-4,已超过 1 个月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会及时处理,谢谢!

在这款宇宙星战游戏里,我看到了复杂的人

“官员装备60亿ISK合同出售。”

打开市场,发现居然有人在里面70亿ISK合同收购,在仔细地数了数后面0的数量后,确定价格是真的70亿,你兴高采烈地买下了60亿的合同订单。唯一让你奇怪的是,那70亿的收购价格比其他收购要多好几个0。

当你准备转卖白嫖10亿时,突然发现那个70亿的订单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你。很快的你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只好忍气吞声默默地开着船出门接着挖矿

半路上你突然发现有个箱子飘浮在宇宙里,环视四周都没有飞船。你偷偷摸摸地飞过去开箱子,这时系统提示你这是偷窃违法行为,但周围没有人你并不在乎。就在你打开箱子的瞬间,一艘PVP的飞船已经从背后接近了你……

这就是大部分新手玩家在《EVE》中曾经遇到过的小破事。有一天当他们成为老鸟的时候,也会回想起自己在萌芽时耍得自己团团转的那些“带骟人”。

《EVE》是一个虚拟的游戏,但却是一个真实的社会,其中有为人和善、乐于助人的萌新导师,也有做虚假合同、运输合同仙人跳的欺诈者。也许有人不会明白,为什么在游戏里还要欺骗别人、牟取虚拟的利益,但逐利是社会的本,也是人

但《EVE》中不仅仅有险恶的人,更多的是温暖的光辉。

深空中的伟大航路

2009年,《EVE》发布全新资料片“疆域”,预告片中所展现的星系争夺战,旗舰与超旗的埋伏与反击,宏大的战争场面令人难以忘怀。在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被主权战争吸引过去的时候,有一些玩家发现新伊甸的星系中突然布满了彩色的星云,美丽至极。

Katia Sae也是其中一位,而且她有更宏伟的愿景——走遍新伊甸。

在新伊甸中,如果我们将地图简单化,那么它应当是由点和线构成的复杂图案。五千多个点,再加上成千上万条的线互相连接,所谓“线”正是星门,玩家只需要点一下便可以跳跃到相邻的星系,十分方便。但这些仅仅是已知星系而已。

更多的,则是在地图上都没有标出的“点”,它们没有固定位置也没有特定出入口,它们叫做“虫洞星系”,而这样的“点”,总共有2498个。

虫洞星系的唯一交通手段就是虫洞,这也意味着如果你在虫洞星系里失去了探针发射器或者探针,而又没有队友留下的洞点,那么你有可能永远无法离开这个星系。而虫洞内部也有“永联洞”和“漫游洞”两种,前者是固定通道,崩塌之后很快便会再次产生,但很有可能通向不同的星系;后者则是随机的虫洞,崩塌后不知何时才会再次产生。

更麻烦的是,每24小时,虫洞之间的“线”会刷新一次,这些特使得探索变得相当困难甚至不可能。更多的情况是,一名玩家钻进了一个虫洞,在经过了数个星系之后从虫洞星系逃离出来,发现自己早就到了宇宙的另一侧。

但是对于Katia Sae来说,成为冒险者并探索这些星系是她所希望的。于是乎,从2009年12月1日开始,她驾着飞船驶离了塞西奥III的港口,逐渐消失在遥远深邃的星海之中。在那些年间,Sae一边在各色星系中旅行,一边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令人惊艳的宇宙绝景。

2019年3月9日,Sae驾着自己的飞船回到了塞西奥III的港口。整整十年,Sae驾着飞船与各种各样的玩家打过交道,有为她提供便利、护送离开的友好集团,也有穷凶极恶、以对战爆船为乐的地痞流氓,Sae用自己的机敏与智慧困难但安然地完成了自己的旅行,在这长达2800多天的探险里,她没有损失任何一条舰船。

母公司CCP也在塞西奥星系为她建立了纪念碑。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全貌。

在Sae的旅途还剩下600多个虫洞星系时,由于虫洞的随机非常大,她担心自己无法独自完成这段旅途,这时一家“公司”走进了她的生活,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信号卡特尔”。

“信号卡特尔”有着自己的网站和标志,在《EVE》中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团体,而且成员数量庞大。其成员的工作就是探查虫洞的出现位置,并向困在其中的其他玩家提供物资援助。因此“信号卡特尔”掌握着大量的虫洞情报。

于是Sae加入了“信号卡特尔”,一边参与拯救玩家的活动,一边继续自己的旅途。而“信号卡特尔”成员则会使用一种名为“舰载有限范围人造生命领航器”的MOD,简称“ALLISON”,艾莉森。

艾莉森每天都会收集大量的情报,来自各个求救的玩家信号,以及自己成员的导航。成员们每天穿梭在各个虫洞时,也会将实时的信息提交给艾莉森,同时检测他们所放置的援助物资的具体情况。

2017年8月,信号卡特尔成立。他们奔走在宇宙的最深处,将物资放进无人的空间。他们搜索宇宙中的杂音,从中找到孤立无援的求救,在迷宫般复杂的虫洞里穿梭。如今已是信号卡特尔成立的第三个年头,再过半年就是第四个年头了,他们所帮助到的玩家已经达到了数千人。

在新伊甸这片浩瀚无垠的孤独世界里,充满恶意的玩家游荡在每一个角落。无论你身处何处都需要保持警惕,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星门背后究竟是深邃的空间,还是预热的主炮。但也有这样一批人,在险恶的宇宙中默默付出,将自己的关怀传递到连时间都无法涉足的遥远空间。

在Katia Sae的伟大航路背后,还有一默默无闻的拯救者,开辟着更加伟大的生命航路。

星海之中的葬

2017年10月30日,《EVE》国服“晨曦”中,一名ID为“九尾白狐df”的19岁玩家因癌症去世。他所属阿拉吉斯之翼军团,负责军团管理与新人教官。在患病期间,他依然坚持在自己军团的岗位上,为军团做出自己的贡献。

医院确定放弃治疗之后,少年坐车回老家休养。他对军团的成员说:“很感谢大家,军团所有人在过去两年多里对他的照顾。可能以后军团的聚会很长时间就没有办法再参加了。以后有缘的话,还能再见的吧。”最后在车上,少年闭上了双眼。

他的军团决定在11月1日晚为其举办哀悼活动,并将沙丘9-98首星星城永久更名为“九尾白狐的温馨小窝”。不仅仅是国服玩家闻此悲报,远在欧服的玩家们也决定打下一座空间站,然后用其名字永久命名。

哀悼日当晚,所属军团的YY频道涌入大量玩家,包括他们的同盟与闻讯赶来的其他军团成员,甚至是敌对势力都在当天参与进来为他祈福。

晚上8点,全服玩家在9-98星系星城边点亮诱导力场,清空航线上的所有阻碍,指引他回到新伊甸。

“前方净空,诱导已亮。九尾白狐df,欢迎回家。”

死神从星海之中穿越而来,轻轻地挽着他的手,带着他穿过EVE之门,消失在五彩斑斓的星云之中。没有人知道死后的世界是否像EVE中的浩瀚星海一般,深邃又明亮,广袤而自由。但我们知道,永远有一些人会在星海之中永远守望他的归来。

时间在推移,不仅仅是新伊甸,还有现实的生活中也有着悲伤与别离。2018年3月14日,现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斯蒂芬·威廉·霍金先生逝世,享年76岁。

作为伟大的宇宙科学学者,他提出很多关于宇宙、时间、空间的奇思妙想与科学猜想,《EVE》中也不乏许多来自霍金先生启发的“科学幻想造物”。对于新伊甸,它就像是霍金先生理想中的宇宙,理想中的人类未来;对于霍金先生,新伊甸的舰长们或多或少也怀着尊敬与仰慕的感情

在霍金先生的讣告公布后,徜徉在星海中的舰长们停下了匆匆的脚步,轻抚手边的驾驶器,自己所驾驭的钢铁巨兽正是来自霍金先生的脑海。那一天,繁忙而热闹的新伊甸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变得寂静无声。

玩家们自发地离开了安全区,前往低安与00区域,在那里放置“诱导信标”,以此寄托自己对这位伟大科学家的哀思与悼念。很快的,越来越多的玩家们在新伊甸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信标,这几天里没有敌对,没有战争,只剩下安宁与怀念

当玩家们打开“热图”,看见整个新伊甸都被点亮

每一处光点都是一份思念。

这一天,新伊甸流下了眼泪。

生命的宇宙

《EVE》的世界从来都不是一个冰冷的场景,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背景,而是一个动态的、鲜活的、有生命的宇宙。《EVE》已经运营了十多年,其间往来过客无数,有的人在新伊甸成就了自己的梦想,有的人则在默默无闻地发光发热,也有人在新伊甸完成了重生永垂不朽,当然,还有更多的人默默离场。

有时候我们很难说清楚什么是人,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但我们总能从中感受到人世间的温情与残酷。新伊甸中人来人往,我们却不止是个过客,当我们在新伊甸书写历史的时候,也是在这一个舞台上上演人与人情的交织。

浩渺宇宙,恒星永在。人世之情,亦不消散。

在新伊甸里,或许还缺少一个属于你的背影。

全站顶部广告位

  • 支付宝赞助图片
  • 微信赞助图片
  • QQ赞助图片
头像
描述: 还好有你,再见如初。

Press Space to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