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天 博客通用头像 Edwiin

本人熟练掌握linux,windows的开关机,擅长nfs,samba,ftp,dhcp,bind,apache,mail等各项服务的安装与卸载,精通shell,mysql,iptables,selinux等单词的拼写,了解虚拟化,存储,集群等相关汉字的书写。

出狱后,窃·格瓦拉会做什么?

发布于 6个月前 / 71 次围观 / 0 条评论 / 新闻其他 / Edwiin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4-21,已超过 1 个月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会及时处理,谢谢!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 情报姬

 文丨大嘴

如果你在南宁,这几天你可能会在街上遇见似曾相识的他。

4月18号,那个“打工是不可能打工,这辈子也不能打工的”窃·格瓦拉刑满释放了。

窃·格瓦拉并不是这位“精神领袖”原本的名字,他的本名叫周立齐,绰号阿三。

2016年的周立齐还并不是窃·格瓦拉,仅仅是市井中小偷小摸的惯犯,又又一次犯罪被抓后,周立齐回到了他熟悉的派出所,被手铐铐住的他,在镜头前说下了这几句朗朗上口的经典。

周立齐一定没想过自己能因为这几句采访能火。一瞬间,模仿他说话的段子和梗铺满大江南北。

万用句式的火热让周立齐名号打响,随后又因为周立齐的长相与革命家切·格瓦拉有几分神似,neet之后,周立齐在网络上称之为了qie格瓦拉——不过这个qie变成了盗窃的窃。

随着窃·格瓦拉正常的入狱服刑,套用句式也变成了对窃·格瓦拉的二次创作。

B站鬼畜区让这个向往监狱的窃贼定格成了B站的文化符号。

借着鬼畜的优势,以窃·格瓦拉为主题的填词创作也没落下。

还有文字创作。

甚至自传小说也给安排上了

至于窃·格瓦拉的表情包就更多了。

因为窃·格瓦拉的采访场景足够幽默,二次配音和场景借鉴也多了起来,窃·格瓦拉逐渐成为了一名网红

这么火的所谓网红,当然也要为公益事业代言,窃·格瓦拉被动转型成了“小儿止啼”的工具

 

在二次创作的帮助下,窃·格瓦拉并没有像其他一夜火一夜散的网红一样消逝,而更牢固的印在了互联网深处。

人们不再局限于恶搞,而是深入发掘出了更多关于窃·格瓦拉的故事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也不可能打工的。”看似三观不正的话还被品出了味道。

还有人脑洞大开,分析了窃·格瓦拉悲惨的身世。

解读吧十级老哥则neet了真正的切·格瓦拉。

“为什么派出所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呢?”

不仅有解读,如果把窃·格瓦拉在采访中的所讲影射到事实上,更是有了预言家警上发查杀的那味道。

窃·格瓦拉似乎成了真正的精神领袖。

互联网上的鬼畜明星如过江之卿,一代新王盖过后主。鬼畜区从雷军到诸葛亮,从梁非凡到窃格瓦拉,从抽象文化到面筋哥,再到蔡徐坤与吴亦凡。

4年过去,窃格瓦拉渐渐被遗忘,只有那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还依稀出现在视频段子里。

2020年,他即将出狱了。

窃·格瓦拉话粗理歪的打工梗被层出不穷的二次创作点燃而大火的背景下。他该何去何从呢?

4年前,他一脸纯真的向往监狱被镜头拍下——我们避之不及的牢狱在他眼里竟然是天堂——这种反差下让窃格瓦拉本身充满魔幻。

我们调侃他,我们嘲笑他,我们指责他,我们也消费他。

这是一个小说般的场景:因窃入狱却意外大火,出狱时一无所有但拥有庞大的流量。他如何继续自己的人生?

不打工的精神领袖,是走回工厂,还是跟上互联网的末班车,亦或是“重操旧业”?

关注点重新聚焦在他的身上,我们对窃格瓦拉的选择开始疑惑、好奇和拭目以待。

似乎每一种可能都会发生,毕竟2020年本身就足够魔幻。

但窃·格瓦拉真的能只靠这个代号就能延续吗?

会不会和大力哥一样,在梗穷人气尽的最后,重回平凡?

现实一点,在监狱中学会一项技能可能更重要?

比起津津有味的探讨出路,也不乏反对的声音——毕竟这是一个偷车惯犯。我们没有理由去美化他。

窃·格瓦拉的未来并不在我们手中,作为听过鬼畜,念过几次精神领袖至理名言的观众,窃·格瓦拉也不应该再是窃格瓦拉,他应该变回周立奇。

一个标签过去了,那就过去罢。

做什么都好,就是别再偷电瓶车了。

全站顶部广告位

  • 支付宝赞助图片
  • 微信赞助图片
  • QQ赞助图片
头像
描述: 还好有你,再见如初。

Press Space to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