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9天 博客通用头像 Edwiin

本人熟练掌握linux,windows的开关机,擅长nfs,samba,ftp,dhcp,bind,apache,mail等各项服务的安装与卸载,精通shell,mysql,iptables,selinux等单词的拼写,了解虚拟化,存储,集群等相关汉字的书写。

《生化危机3重制版》测评:与吉尔·瓦伦丁的浣熊市再会

发布于 7个月前 / 168 次围观 / 0 条评论 / 游戏相关 / Edwiin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4-1,已超过 1 个月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会及时处理,谢谢!

前言:译自DualShockers上的游戏测评。

满分为10分,DualShockers为《生化危机3重制版》打出了8.5分的评价。

非常精彩的游戏重制,动作表现颇为出色,视觉效果让人赞叹,但卡洛斯的戏份似乎不够充足

《生化危机》这一系列,可以说一直都是我的最爱。还记得我曾经在GameCube游戏机上,彻夜通宵地游玩《生化危机1重制版》;同时呢,我对游戏的故事背景也十分痴迷,所以我随后又去读了由佩里(S.D. Perry)所执笔的《生化危机》官方小说。

不仅如此,在电影《生化危机1》问世后,我就求着我妈想让她去租一份回家来给我看;最终我妈还是同意了,但条件是不能让我弟弟看到这部电影。于是,在我观看的时候,我弟弟就在另一间屋里,等着我看完之后,去给他讲解电影的内容。

那时的那种沉浸、痴迷之感,直到现在,仍然十分真实

但实际上,我还是挺晚才接触到这一系列的,而且我也没有一台PS1,所以全系列大名鼎鼎的两部作品:《生化危机2》《生化危机3》,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所以很可惜,就算从官方小说中我了解到了这两部作品的故事背景,可就是没有机会亲自游玩一下。

于是,当《生化危机2重制版》的消息刚刚发布的时候,我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弥补曾经的缺憾了;而且,卡普空对2代的重制,从各种意义上讲都是极大的一次成功,所以对我来说《生化危机2重制版》完全就是2019年的年度最佳游戏

鉴于2代重制版是如此的火爆,所以当卡普空放出3代重制版消息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感到惊讶:这两部作品都是粉丝公认的神作,而在2代重制版中,体验到暴君先生那无言的恐惧感后,我想粉丝们也都会期待3代中的追踪者也会在重制版中大放异彩。

但是,正因为2代重制版是如此地优秀,那么卡普空的重制团队,真的认为3代重制版,能够超越前作的口碑巅峰吗?

《生化危机3重制版》绝对不容错过

上个问题答案,实际上是否定的。

别会错意,这不是在说3代的重制很糟糕——事实恰恰相反。卡普空团队的设计师才华横溢,采取了无数举措来让本作变得更为优秀;不过呢,有些小问题的存在,还是使得3代重制版无法彻底超越前作的表现。

但就算这么说,本作都将会是一款必玩之作——无论对于系列粉丝还是路人玩家来说,都是如此。

最首要的原因,对我来说,就是游戏给我的视觉效果。

这里不单单是在赞扬3代重制版里的精美画质——当然啦,吉尔的人物建模十分惊艳,但我这里想说的,是从游戏一开始就出现了的,那些无处不在的细节元素。往往一眨眼的功夫,那些细节可能就会转瞬即逝。

开场动画过后,吉尔从公寓中醒来。她公寓的情报墙上遍布着剪报、笔记等各种信息,图钉与细线相交叉,探寻着保护伞公司的背后真相。

这一画面立刻让我想起了美剧《费城永远阳光灿烂》,里面关于佩佩·西尔维亚(Pepe Silvia)的情报板,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即视感。

说回游戏,情报墙旁边还有台开着的摆头小风扇,可能是因为九月末的余热还未散去吧。而在风扇摆头朝向情报墙的时候,可以看到墙上的纸条和细绳竟都在随着微风而微微抖动。

可能在其他的游戏里面,也有着这样的细节,但对我而言,看着游戏中墙上的物体,在微风中栩栩如生,绝对是头一次。

也就是说,本作中卡普空对于细节的执着追求,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就算很多细节,容易被玩家们忽视,但制作团队也在竭尽全力,来提升游戏中的真实之感。

不管是游戏画质,还是动画设计,从头到尾,玩家都会感受到卡普空对细节的强调:每只小丧尸外露的脏腑都令玩家不忍直视;经过设计改动后的追踪者也变得更加狂暴,难以阻挡。

不仅如此,卡洛斯那一头乱发,与其是为了刻画他的人物形象,不如说是团队为了展示他们的制作水准。如此可见,RE引擎的确十分强大,如此精致的画质让我十分满足。

画质出色的同时,本作的内涵也十分丰富。实际上,在某些方面,本作的游戏手感甚至比2代重制版更加优秀——当然,这一点会因人而异。

比起2代,《生化危机3重制版》作为一款生存恐怖游戏,所强调的重点,是与前方的重重危险进行周旋,而不只是单纯地打打杀杀。

比如,若是来到某个房间,那么比起干掉房间里的全部敌人,谨慎地选择开枪的位置以及射击的对象,效率就会显得更高一些。

如果成功打爆了丧尸的腿部,那么丧尸就只能爬行;只要丧尸趴在地上,那么就比较好对付了。不光是丧尸,对于其他更庞大、更致命的怪物来说,想要彻底击杀它们难度也不是一般的高;而如果只是避开它们,那么它们也就奈何不了主角了。

不仅如此,卡普空在本作中还增添了新的体术动作,使得游戏中的“躲避”变得更为轻松:就像《生化危机3》原版一样,本作中玩家可以做出“完美闪避”动作,在敌人来袭时轻松躲开。

当然啦,比起原版,重制版中的完美闪避酷炫度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我能透露的内容其实也很有限,但游戏确实不会直接告诉玩家,如何做出完美闪避,所以当我第一次做出这一动作之时,我就已经被震撼到无以复加了。

这一身法就如电影一般,酷炫且实用;有了这个动作,那么无论是数量众多的丧尸,还是空间狭小的环境,对玩家来说,躲就完事了。都可以躲。

但是,想要完全掌握这一动作,想必不会那么轻松。而一旦玩家能够熟练做出完美闪避,那么追踪者和它的小伙伴们,对玩家可能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对于技术流玩家来说,完美闪避的引入自然是极好的:在丧尸中来去自由,遇到追踪者也完全不怂;对我来说呢,这一点也冲淡了我曾经在2代重制版中所感受到的恐怖之感。

当然,操作熟练之后,玩家们在2代中也是能够做出闪避的,但绝对没有3代中的这样简单。但是,完美闪避动作的引入,使得追踪者也没有特别可怕了。

追踪者从未令我真正陷入危险之中

《生化危机2重制版》中的暴君一出场就来势汹汹,他每次现身于警察局中,都能给我吓得够呛。但本作中的追踪者,对付起来就没有那么麻烦了:因为在我的游玩过程中,它从未令我陷入真正的险境之中。

所以,就算追踪者的每次出场效果都很爆炸,它给玩家所带来的威胁,也是无处不在,但我觉得,比起暴君的残暴来说,追踪者的侵略似乎要差上一些。

当然,追踪者的外表让人想要敬而远之,而它来去自如的神力也让人叹为观止,但本作中玩家的体术动作更为丰富,这就使得追踪者给玩家的感觉,比预期的要差那么一点儿。

与2代重制版相比,本作的优点之一,就是游戏流程的紧凑程度。

单说2代的剧情,实际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操控里昂和克莱尔以不同的方式完成同一段流程,其实会有一点奇怪的感觉:因为,二人的流程本应该是同时进行的,而不是平行世界一般的单线剧情。

3代重制版中就不存在2代中的多周目设定,而是给玩家呈现了单一的线故事流程;虽然从剧情上看,卡普空完全可以以卡洛斯为中心,再给他设计一套独立的任务流程,但事实并非如此。

本作中,吉尔的旅程惊险而又刺激,剧情衔接紧凑,动作表现出色,而吉尔和卡洛斯两名角色也完美地融入到了故事之中。显然,本作将重心放在了吉尔身上,但卡洛斯的存在,仍然对游戏剧情有着重要的影响。

制作团队也设置了许多额外奖励,来鼓励玩家进行多周目游玩。多次游完不仅可以解锁难度,同时玩家也可以完成挑战,来获得点数,购买新的装备,或是特殊服装。

在奖励的诱惑下,我在首次通关之后,立刻又回头重玩了一遍,来尝试用更短的时间,再通关一次剧情。

说到卡洛斯呢,与他相关的剧情,还都挺有趣的。

虽然有了完美闪避体术,吉尔在游戏里面就已经挺无敌的了,但卡洛斯简直就像个战争机器一般:一开场,他手里就拿着把突击步枪,这把枪多强呢,一旦开火,面前的丧尸就活不过三秒。

上面我们说过,打断丧尸的腿,是很高效的克敌方法吧?但卡洛斯让他给一屋子的丧尸都打断腿,简直都是易如反掌。而且,他姑且也算是会进行“完美闪避”:一拳下去,打飞面前的丧尸,只要对面打不到我,那么我的每个动作,都是完美闪避。hhhh

所以,吉尔固然是英姿飒爽,但没玩到卡洛斯剧情的各位,可能很难理解我的感受吧。卡洛斯的任务,会将玩家带到另一处游戏区域,那里的一切,都会让人联想到《生化危机》系列的前作剧情。

要是我再展开叙述,那么就完全是剧透内容了;所以这里还是点到为止,虽然我也希望能够再控制卡洛斯,多做几个任务,但他毕竟不是本作的主角,戏份还是相对有限的。

综上,本作的剧情十分紧凑,但2代重制版所吸引我的地方,在本作中就相对地淡化了些。2代中,主角被困警察局,而仔细规划探索路径,来高效地获取所需道具,正是我非常喜欢的游戏体验。

不过本作的游玩体验,就像是一次单向的狂欢之旅,当然对于很多玩家来说,这便会让他们心满意足,但在我看来,2代重制版带给我的“银河恶魔城”即视感没能在本作中完成回归,还是有点可惜的。

卡普空对于细节的执着追求

同时,我觉得本作剧情中,还是有些合理的地方。

虽然都是些很细微的内容,但仍然让我感到很在意。比如,在吉尔与追踪者的多次交锋之中,追踪者曾经轻轻松松撞开了一堵砖墙——那么如此应该可以认为,混凝土建筑是无法阻挡追踪者的脚步的。

但在另一次交手中,吉尔在追踪者的穷追不舍之下,躲到了一处巨大的铁门之后,并将追踪者挡在了门后。此时的吉尔发出了一声释怀的叹息——这也就意味着,她暂时逃离了追踪者的魔爪。

可是呢,这扇门所处的墙面,仍然是一堵砖墙,这个房间也并不是某个安全;要是安全屋的话我倒是还理解,因为虽然媒体之前爆出本作中的追踪者能够追到安全屋之中,但实际上,这一消息是不实的。

那么,明明追踪者可以直接撞墙进来,它为什么就放弃了呢?这个问题可能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结合它之前的所作所为,这一点还是让我感到有点出戏。

不仅如此,其它的不合理之处,更让我感到诧异。

与卡洛斯一同协作的,是另一位U.B.C.S.*队员泰伦·帕蒂克(Tyrell Patrick),但是每一次玩家和泰伦一同前往新的感染区之时,他都会拒绝与玩家一起执行任务——借口呢,则是他需要在幕后操作电脑,来完成他自己的任务。

*Umbrella Biohazard Countermeasure Service,安布雷拉生化危机紧急对策部队

这我就挺纳闷的了:我想起2代重制版中的马文警长,他同样也不能陪伴玩家一同探索,但那是因为他身受重伤,动弹不得;

而在我看来,本作中的泰伦可是活蹦乱跳,并无大碍的呀。若是他与我一同前行,合力对抗丧尸,那么对于我们二人想必都会是互利共赢的局面吧。

就算是,如果游戏安排他去探索所处建筑的另一侧,从而让二人分开行动,那我可能也就理解了;但事实上他就只是躲在后面打电脑,而我却是在拼死拼活地和丧尸决一死战呢。

同样地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这样的设定还是对我的游戏沉浸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而在2代重制版里面呢,我倒是不记得会有这样类似的迷惑之处了。

一般来说,评测写到这里就快要收尾了,但我还是有一些想法,想再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

当前,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游玩《生化危机3重制版》,竟给了我一种超现实的感觉:看着过场动画里面,浣熊市的人们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面对大规模疫情爆发的情景,实在是会让人联想到现实中的严峻形势。

虽然说我们当前的形式远不及游戏中那般惨烈,我当然也希望,游戏中的场景永远不会成真,但我在游玩的时候,时不时还是要停下来歇一会儿,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态。

所以,如果读者们有哪位正因疫情肆虐而受到精神上的冲击,我还是要提醒一下,本作中的某些内容确实很贴近于我们当前的现实生活

游戏非常棒,值得各位游玩,但我也只是希望,有些玩家不会在数月的苦苦等待之后,却发现自己无法接受游戏中的某些桥段和内容。

《生化危机:抵抗计划

还有呢,这里也简单说一下将会随本作一同上线的多人模式《生化危机:抵抗计划吧。

首先,《抵抗计划》是一款非对称对抗游戏,由一位玩家扮演“操纵者”的角色,其他四名玩家扮演幸存者。

操纵者要在时间限制之内,阻止幸存者们完成三阶段的游戏进程,扼杀他们的逃生希望。通过切换不同的监控摄像头,操纵者可以使用不同的能力,来阻碍幸存者的行动。

同时,操控者有着至高的权限,从普通丧尸,到生化武器,都能够进行指挥。甚至,操控者还可直接置身于生化武器之中,亲自与幸存者进行较量。

另一方面,幸存者要一边在场景中进行解谜,一边抵抗汹涌来袭的丧尸大军。上面也说到,每局游戏都有着时间限制,所以幸存者若想获得胜利,就要快速进行行动。

关于时间限制,游戏中有多种方式,可以增加或是减少时限,所以虽然行动速度非常关键,但幸存者同时也要多多思考,再决定如何行动。

当前,《抵抗计划》中有六名不同的幸存者可选,但卡普空官方已经声明,吉尔也会在后续加入到幸存者阵营之中。

对我个人来说,我一般会选择瓦莱莉,或是马丁来进行游戏。幸存者们有着各自不同的技能,比如瓦莱莉可以标记环境中的物品,或是敌方威胁,同时还自带一瓶急救喷雾;马丁则有着很强的制作能力,可以制作地雷或者是闪光弹。

由于游戏要求幸存者们协力合作,所以若是与陌生玩家一同游玩,有时候挺容易让人心态爆炸的。而且,《抵抗计划》的公测,也因技术问题而不得不推迟,但相信在本作发售之后,这些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虽然这么说吧,但《抵抗计划》并不是很让我着迷。若是花上几个小时简单玩一玩到还可以,但我可能不会在这一模式中投入太多的游玩时间。

这倒不意味着这一模式不值一玩,因为《抵抗计划》的玩法还是很丰富的,我也相信这一游戏模式会得到玩家社区的认可。

而鉴于卡普空最近的业绩成果,就算《抵抗计划》一开始收效甚微,我相信制作组也不会放弃这一模式,而是会继续投入时间,对其进行打磨与深造。让我们期待着卡普空的后续操作吧。

结语

话虽如此,若想从评测的角度来给《生化危机3重制版》打出分数,还是挺考验我的。

游戏全程动作效果出色,探索地图的过程也很紧张刺激,有些场景和桥段也让人的的确确地感受到了恐惧之感。上面也说过了,这款游戏让我非常享受,通关之后,我也就立刻回头重玩了一遍。

但是呢,若是从“生存恐惧”的出发点来看,本作较之2代重制版是有着较为明显的退步。不过,如果是以系列主题作为出发点,那么一切都相当地完美

毕竟在2代中,玩家可操控的角色,一位是初次上任的新人警察,另一位则干脆就是一名平民;吉尔·瓦伦丁则不同,她是饱经风霜的S.T.A.R.S.小队成员,同时还是一位“撬锁大师”,所以她能够在丧尸面前游刃有余,实际上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对比之下,我个人可能更加喜欢2代重制版,暴君铿锵有力的脚步,警察局幽暗的氛围,相对更让我沉浸其中;但我同样力荐《生化危机3重制版》,而且若是相当一部分粉丝对本次重制表示肯定与赞赏,我也毫不惊讶。

毕竟,再次操控吉尔,重回浣熊市中,这样的兴奋感,是很难得到进一步的提升的;但无论怎样,能够看到《生化危机》系列神作之一,如今能够重磅回归,都还算是全新的体验。

总之,无论系列未来如何,我都希望卡普空能够延续《生化危机》系列的辉煌。

全站顶部广告位

  • 支付宝赞助图片
  • 微信赞助图片
  • QQ赞助图片
头像
描述: 还好有你,再见如初。

Press Space to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