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3天 博客通用头像 Edwiin

本人熟练掌握linux,windows的开关机,擅长nfs,samba,ftp,dhcp,bind,apache,mail等各项服务的安装与卸载,精通shell,mysql,iptables,selinux等单词的拼写,了解虚拟化,存储,集群等相关汉字的书写。

「青 山:未闻花名」

发布于 2年前 / 669 次围观 / 0 条评论 / 活动其他 / Edwiin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11-13,已超过 1 个月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会及时处理,谢谢!

四季流转,路边的花草不断地变换着模样。在那个季节绽放的那朵花,究竟叫什么名字呢?

《あの日见た花の名前を仆达はまだ知らない》译作《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简称《那朵花》,又译作《未闻花名》。长长的名字,清新的剧照……我揣着好奇的心理开始观看,谁知一下子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我不知道一个已逝之人会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生者,我不知道一个不幸夭折的孩子会用什么表情回应上天的不公,然而面玛给出了她的答案:哭着微笑,微笑着哭,摇摇欲坠却用力地坚持着。银色的长发,干净的白色连衣裙,噙着微微泪花的眼睛始终闪现着笑意……大家永远不会忘记面玛,她格天真,犹如大家的吉祥物;她故作坚强,只会为别人着想。

这是一部简单的治愈动画,然而其中对童年、亲情、友情、爱情,以及心灵救赎的细腻刻画却极易掀起观者心底的涟漪。悲伤无奈的面玛,纠结不舍的太,迷茫无助的安城,失望愤怒的雪集,忧郁清醒的鹤子,悔恨不甘的波波……这6个格迥异的少年,在那片树林后面的秘密基地里,在太带领下的“超平和”团体,在童年时无忧无虑的时光中,埋下的为何是生命的负担?

面玛因为一场意外去世。她本该永远停留在儿童时代,但是和小伙伴们一样长大并回来了,虽然只有太看得见。面玛还有心愿未了,不能转世。当初亲密的6个小伙伴长大后各奔东西,如今为面玛而重聚。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放不下的情感、说不出口的秘密。太忘不了面玛,安城忘不了太;雪集忘不了面玛,鹤子忘不了雪集……就像一种矛盾的循环,大家都知道如何才能活得轻松,却很少有人做到。

面玛停下了脚步,太被时间推着走,安城追着陌生的背影跑却时不时回头,雪集背朝前方以退为进,鹤子看着没有映出自己的雪集的眼瞳走着。大家的步伐交错,距离忽远忽近,然而不变的是彼此间的思念。

现实与幻想始终处于两个层面,无论出于何种缘由,相互的情意都是真真切切的。

为了帮面玛实现愿望,让其正式转世成佛,“超平和”认真地努力着——放一场让人无法忘怀的烟花。烟花划亮漆黑的夜空,绚烂无比,可是面玛没有消失。大家聚在一起讨论面玛真正的心愿是什么时,逐渐说出一个个尘封的秘密,说出了他们的嫉妒、他们的自私、他们的喜欢,昔日的小伙伴终于再次彼此敞开心扉。

面玛让我想起《千嫁喵物语》第二卷里的一句话:“要是在世的人挂念太强,那么深刻的悲伤,不只会束缚自己,也会束缚过世的人的灵魂。这么一来,死者的灵魂就无法获得死后的平静,只好在这世间徘徊了。”

面玛这样的存在,让人又是可怜,又是悲伤。她的心愿是大家和好,如今她真的要消失了。

后来,连太都看不见面玛了,大家疯狂地喊着、找着。意识到自己将要消失的面玛,颤抖着用尽最后的力量在日记本里写下对大家的爱。面玛抹泪说道:“是……是捉迷藏哦。还……还不可以啊。还没有好好地和大家说再见啊。”在大家的喊声中,重复着:“还没好哦,还没好,再等等……再等一下就好。”

午后的阳光温暖和煦,投射在幽绿的林子里,泛着片片金光。面玛似乎也泛起了光芒,照在每个人的心里。眼前的面玛也开始清晰可见了。

大家一一诉说着对彼此的爱,继而在太的口令下齐声喊道:“面玛,找到你了。”面玛笑了:“被大家找到了。”面玛,果然笑了……

地面上,那朵我们曾经还不知道名字的花,叫勿忘我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面玛,都有一朵不知名的花,那是我们最清新、最难以忘怀、最美好的回忆了吧。


  • 支付宝赞助图片
  • 微信赞助图片
  • QQ赞助图片
头像
描述: 还好有你,再见如初。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Press Space to start